• <b id="ld298"><small id="ld298"><optgroup id="ld298"></optgroup></small></b>

    <b id="ld298"><small id="ld298"></small></b>
  • <b id="ld298"></b>
  • <tt id="ld298"><tbody id="ld298"></tbody></tt>
  • <u id="ld298"></u>
  • <u id="ld298"><small id="ld298"><meter id="ld298"></meter></small></u>

  • <u id="ld298"><small id="ld298"></small></u>
    搜索

    商標受讓者也不能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響的字號

    發表時間: 2023-05-23 16:13:08

    瀏覽:

    “龍井茶”商標行政處罰及行政復議案——特威茶餐飲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與上海市浦東新區知識產權局、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政府行政處罰及行政復議糾紛案


    【判決要點】


    1.龍井茶作為我國傳統名茶,具有較高的知名度,其特定的品質主要由其茶葉產區的自然因素、采摘條件和制作工藝等所決定。第三人浙江省農業技術推廣中心在第30類“茶”上取得第5612284號注冊商標,且在注冊有效期內,第三人作為該地理標志證明商標權利人,有權對該商標的使用進行有效管理或控制,使使用該商標的商品達到其使用管理規則的要求。對于不符合“”地理標志使用條件的,第三人有權予以制止。


    2.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是根據我國法律法規在我國境內設立的區域性經濟特區,由于自由貿易試驗區海關政策的特殊性,進口貨物入區程序、報關方式更加便捷,但在自貿試驗區內發生的侵犯商標權的行為,不能排除我國商標法等法律的適用。另一方面,特威茶公司對進口的茶葉商品貼附中文標簽的目的是在中國境內進行流通,現涉案茶葉商品已經進入中國境內并銷售,貼附標簽的具體時間、地點均不影響貼附標簽行為的性質,特威茶公司的涉案行為應受我國法律的規制。


    3.上訴人認為,“龍井茶”是一種綠茶的通用名稱,被訴侵權商品上貼附帶有龍井茶字樣的標識系為表明商品的原料,其目的并非為區分商品來源,不構成商標法意義上商標使用行為。二審法院認為,上訴人就“龍井茶”構成通用名稱的辯稱理由明顯不足,對于其相應主張,二審法院不予支持?!褒埦琛弊鳛榈乩順酥咀C明商標,其具有標識商品原產地的功能,以表明因原產地的自然條件、工藝、制作方法等因素決定的商品具有特定品質。本案中,上訴人并未充分舉證證明其商品來源于涉案證明商標要求的種植地域范圍,其使用被訴侵權標識容易使相關公眾對商品的原產地等特定品質產生誤認,該行為構成商標侵權。


    【案例來源】


    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2021)滬0115行初399號行政判決書

    上海知識產權法院(2022)滬73行終1號行政判決書


    【當事人】


    上訴人:特威茶餐飲管理(上海)有限公司

    被上訴人:上海市浦東新區知識產權局

    被上訴人: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政府

    原審第三人:浙江省農業技術推廣中心


    【案情簡介】


    浙江省農業技術推廣中心是商標的商標權人,該商標核定類別為第30類“茶”商品。特威茶餐飲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特威茶公司)銷售貼附有“龍井茶”和“盛璽龍井茶”標識的茶葉,上述茶葉是特威茶公司從案外人TWG公司進口,并在進關過程中要求案外人旭暮公司將標有龍井茶字樣的中文標簽貼附在商品上。上海市浦東新區知識產權局認定特威茶公司的上述行為構成商標侵權,決定沒收標有“盛璽龍井茶”“龍井茶”標識的茶葉共計1422盒,并處罰款54萬余元。特威茶公司不服,向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政府申請行政復議。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政府認為,特威茶公司提出的復議理由于法無據,維持上述行政處罰決定。特威茶公司不服,訴至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


    一審法院認為,被訴行政處罰決定合法,處罰結果并無不當,被訴行政復議決定合法,遂判決駁回特威茶公司的訴訟請求。特威茶公司不服,提起上訴。


    上海知識產權法院二審認為,涉案商標作為地理標志證明商標,具有標識商品原產地的功能,以表明因原產地的自然條件、工藝、制作方法等因素決定的商品具有特定品質。特威茶公司并未充分舉證證明其商品來源于涉案證明商標要求的種植地域范圍,其使用被訴侵權標識容易使相關公眾對商品的原產地等特定品質產生誤認,構成商標侵權。特威茶公司不僅實施了銷售侵權商品的行為,其還存在未經許可使用他人注冊商標的行為,且銷售侵權產品的金額較大,行政機關根據本案具體情況作出的罰款金額合理,故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判決觀察】


    根據當事人的訴、辯稱意見,本案爭議焦點在于:1.特威茶公司在商品中文標簽上標注“盛璽龍井茶”“龍井茶”字樣是否屬于對第三人的第5612284號地理標志證明商標的使用,該使用方式是否侵害了第三人的注冊商標專用權;2.浦東知識產權局對特威茶公司作出的行政處罰是否合法、合理。對此原審法院評判如下:


    一、特威茶公司在商品中文標簽上標注“盛璽龍井茶”“龍井茶”字樣是否屬于對第三人的第5612284號地理標志證明商標的使用,該使用方式是否侵害了第三人的注冊商標專用權


    原審法院認為,商標法第三條第三款規定,證明商標是指由對某種商品或者服務具有監督能力的組織所控制,而由該組織以外的單位或者個人使用于其商品或者服務,用以證明該商品或者服務的原產地、原料、制造方法、質量或者其他特定品質的標志。該法第十六條規定,地理標志是指標示某商品來源于某地區,該商品的特定質量、信譽或者其他特征,主要由該地區的自然因素或者人文因素所決定的標志?!吨腥A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實施條例》第四條規定,商標法第十六條規定的地理標志,可以依照商標法和本條例的規定,作為證明商標或者集體商標申請注冊。以地理標志作為證明商標注冊的,其商品符合使用該地理標志條件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可以要求使用該證明商標,控制該證明商標的組織應當允許。因此,地理標志證明商標的功能在于標識商品來源,以及標識商品因來源于某地區而產生的由該地區的自然因素或者人文因素所決定的質量、制造方法等其他特定品質。國家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對于證明商標的注冊特別作了具體規定。本案中,龍井茶作為我國傳統名茶,具有較高的知名度,其特定的品質主要由其茶葉產區的自然因素、采摘條件和制作工藝等所決定。第三人浙江省農業技術推廣中心在第30類“茶”上取得第5612284號注冊商標,且在注冊有效期內,第三人作為該地理標志證明商標權利人,有權對該商標的使用進行有效管理或控制,使使用該商標的商品達到其使用管理規則的要求。對于不符合地理標志使用條件的,第三人有權予以制止。根據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的規定,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屬于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特威茶公司的行為是否構成商標侵權,可以從以下方面進行分析:


    1.第三人第5612284號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為“茶”,特威茶公司的涉案商品“盛璽龍井茶”“龍井茶”屬于茶,因此特威茶公司的涉案商品與第三人的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屬于相同商品。


    2.特威茶公司涉案茶葉商品在外包裝上貼附標有“盛璽龍井茶”“龍井茶”字樣的中文標簽,經比對,該中文標簽上含有的“龍井茶”文字標識與第三人的注冊商標的中文文字相同,涵蓋了該注冊商標中的主要識別部分,故與第5612284號注冊商標構成近似。


    3.特威茶公司將標有“盛璽龍井茶”“龍井茶”字樣的中文標簽貼附于茶葉外包裝盒上的行為屬于商標性使用。商標法第四十八條規定,本法所稱商標的使用,是指將商標用于商品、商品包裝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書上,或者將商標用于廣告宣傳、展覽以及其他商業活動中,用于識別商品來源的行為。


    首先,特威茶公司實施了貼附中文標簽的行為。根據特威茶公司與上海旭暮公司簽訂的協議,上海旭暮公司代理進口報關單證的整理與審核,特威茶公司對進口合同負有履約責任。結合特威茶公司與上海旭暮公司的相關人員在詢問筆錄中所述,涉案茶葉外包裝盒中文標簽上的文字內容系特威茶公司提供,標簽制成后經特威茶公司確認后再由上海旭暮公司進行貼附,產品由特威茶公司進行銷售,故該貼附行為應認定為由特威茶公司實施,相關法律后果亦應由特威茶公司承擔。


    其次,特威茶公司將“盛璽龍井茶”“龍井茶”作為商品名稱使用,易使相關公眾對商品來源及其特定品質產生誤認。根據《龍井茶證明商標使用管理實施細則》的規定,龍井茶證明商標是經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注冊的證明商標,用于證明龍井茶的特定品質。浙江省農業技術推廣中心是龍井茶證明商標的注冊人,對龍井茶證明商標享有專用權。使用龍井茶證明商標的產品的種植地域范圍為以下縣(市、區):杭州市西湖區(西湖風景名勝區)、蕭山區、濱江區、余杭區、富陽市、臨安市、桐廬縣、建德市、淳安縣、柯橋區、新昌縣、嵊州市、諸暨市、上虞區、越城區、磐安縣、東陽市、天臺縣。產品按GB/T18650《地理標志產品龍井茶》的規定進行生產加工,產品質量符合GB/T18650《地理標志產品龍井茶》。GB/T18650《地理標志產品龍井茶》中進一步明確,龍井茶Longjing tea系在龍井茶地理標志產品保護范圍內采摘的符合選用龍井群體等經審(認)定的適宜加工龍井茶的茶樹良種茶樹品種要求的茶樹鮮葉,按照傳統工藝在地理標志產品保護范圍內加工而成,具有“色綠、香郁、味醇、形美”的扁形綠茶。龍井茶對于加工器具、加工工藝、加工技術有相應的要求,產品按感官品質(包括外形、香氣、滋味、湯色、葉底及其他要求)分為特級、一級、二級、三級、四級、五級,并符合相應的質量安全指標和理化指標(水分、總灰分、水浸出物、粉末和碎茶),且滿足一定的凈含量負偏差要求。因此,可以使用地理標志的產品必須符合上述種植地域及質量要求。


    特威茶公司以涉案方式在商品外包裝盒中文標簽上突出標注“盛璽龍井茶”“龍井茶”字樣,作為商品名稱使用,一方面容易使相關公眾對茶葉來源產生誤認,誤認為特威茶公司銷售的茶葉來源于龍井茶種植地域范圍;另一方面亦會導致相關公眾對茶葉的加工工藝、感官品質、質量安全指標、理化指標、凈含量要求等龍井茶所具有的特定品質產生誤認,誤認為特威茶公司銷售的茶葉具有地理標志商品的特定品質。關于特威茶公司提出“龍井茶”為商品通用名稱的意見,原審法院認為,通用名稱是反映一類商品或服務與另一類商品或服務之間根本區別的規范性稱謂,其不具有區別商品來源的特性。而地理標志的基本功能是標示商品的地理來源。GB/T18650《地理標志產品龍井茶》對龍井茶進行了定義,因此,作為地理標志證明商標,有其產地和品質兩方面的含義,該注冊商標被使用在商品上產生了標示商品產地來源和品質的作用,符合地理標志的基本功能,不屬于規范化的商品通用名稱。關于特威茶公司提出其雖在商品上標注“盛璽龍井茶”“龍井茶”字樣,但在主觀上并無惡意攀附第三人注冊商標和區分商品來源的故意的意見,原審法院認為,地理標志證明商標經過多年在茶葉產品上的使用,占有一定的市場份額并形成較高的知名度,特威茶公司作為茶葉經營的從業者,即使不知曉系注冊商標,也應在將“盛璽龍井茶”“龍井茶”文字作為商品名稱使用之前,對其是否為注冊商標進行必要的核查。而且,雖然特威茶公司稱其經營的涉案茶葉同時也標注了TWG公司的“TWG”圖文標識,但涉案茶葉作為進口產品,在我國國內市場銷售必須有中文標簽,而中文對于中國消費者來說更方便識別和記憶,故特威茶公司涉案商品上標注“TWG”圖文標識,并不意味著其可以在涉案商品上使用他人享有注冊商標專用權的標識,進而破壞地理標志證明商標發揮識別商品來源和品質的基本功能。故對特威茶公司提出的相關意見,原審法院不予采納。


    最后,貼附中文標簽的行為應受我國商標法規制。根據上海旭暮公司人員在詢問筆錄中所述,標簽貼附行為發生在商品出關前,出關多少商品即貼附多少標簽。一方面,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是根據我國法律法規在我國境內設立的區域性經濟特區,由于自由貿易試驗區海關政策的特殊性,進口貨物入區程序、報關方式更加便捷,但在自貿試驗區內發生的侵犯商標權的行為,不能排除我國商標法等法律的適用。另一方面,特威茶公司對進口的茶葉商品貼附中文標簽的目的是在中國境內進行流通,現涉案茶葉商品已經進入中國境內并銷售,貼附標簽的具體時間、地點均不影響貼附標簽行為的性質,特威茶公司的涉案行為應受我國法律的規制。


    4.特威茶公司未能證明涉案茶葉商品的原料符合地理標志證明商標的特定要求。從特威茶公司提交的證據來看,關于涉案茶葉商品的原料來源,案外人昆明博洱茶葉有限公司對于銷售給TWG公司的龍井茶來源提供了三份證明材料,一是2019年6月12日出具的證明,認為茶葉來源為浙江省金華市浦江縣世銅家庭農場的T9002龍井(Grand Fine Harvest)50公斤。該證據有浙江省金華市浦江縣世銅家庭農場出具的證明以及昆明博洱茶葉有限公司向TWG公司開具的商業發票[記載有“T9002LUNG CHING(GRAND FINE HARVEST)”字樣]予以佐證。二是2019年10月9日出具的證明,認為茶葉來源為浙江省嵊州市貴門鄉樓村茶葉有限公司的一級龍井(越鄉產區)50公斤。該證據有浙江省嵊州市貴門鄉樓村茶葉有限公司出具的證明予以佐證。三是2020年1月13日出具的證明,認為茶葉來源于杭州嘉盛茶葉有限公司。根據第三人浙江省農業技術推廣中心的復函及《龍井茶證明商標準用證》,證明浙江省金華市浦江縣世銅家庭農場不屬于龍井茶地理標志區域;浙江省嵊州市貴門鄉樓村茶葉有限公司的注冊地位于龍井茶地理標志區域內,但該公司未取得第5612284號注冊商標使用授權;杭州嘉盛茶葉有限公司具有龍井茶證明商標準用證。同時,特威茶公司提交的茶葉來源證據均僅為案外人自述的“證明”,并無TWG公司及案外人購買相關茶葉的證據,如供貨合同、相應的進貨發票、送貨單據、付款憑證等予以佐證。結合特威茶公司在淘寶網網頁宣傳中、商品包裝上均稱茶葉“產自杭州高海拔茶園”,與特威茶公司提供的茶葉來源于浙江省金華市、浙江省嵊州市的證據,亦無法對應。因此,根據現有證據,無法證明特威茶公司銷售的涉案茶葉確實來源于龍井茶種植地域范圍并具有相應的特定品質,對特威茶公司提出涉案商品具有合法來源的意見,原審法院不予采納。


    綜上,《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七十六條規定,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上將與他人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標志作為商品名稱或者商品裝潢使用,誤導公眾的,屬于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規定的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特威茶公司在商品外包裝上使用“龍井茶”標識的行為屬于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所指的商標侵權行為,特威茶公司向浦東知識產權局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其具備使用“龍井茶”地理標志證明商標的條件,構成對第三人享有的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害。浦東知識產權局對特威茶公司涉案行為作出的認定定性準確,證據充分,符合法律規定。特威茶公司的訴稱理由不成立,原審法院不予采納。


    二、浦東知識產權局對特威茶公司作出的行政處罰是否合法、合理


    商標法第六十條第二款規定,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處理時,認定侵權行為成立的,責令立即停止侵權行為,沒收、銷毀侵權商品和主要用于制造侵權商品、偽造注冊商標標識的工具,違法經營額五萬元以上的,可以處違法經營額五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經營額或者違法經營額不足五萬元的,可以處二十五萬元以下的罰款。對五年內實施兩次以上商標侵權行為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應當從重處罰。銷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能證明該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說明提供者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責令停止銷售。浦東知識產權局根據特威茶公司的違法經營數額為272,636.53元,結合特威茶公司違法行為的性質、情節,對特威茶公司作出沒收侵權產品及處違法經營額兩倍的罰款的處罰決定,符合上述法律規定且在合理范圍內。關于特威茶公司提出不應將尚未銷售茶葉的金額計入其違法經營額的意見,原審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七十八條規定,計算商標法第六十條規定的違法經營額,可以考慮下列因素:(一)侵權商品的銷售價格;(二)未銷售侵權商品的標價;(三)已查清侵權商品實際銷售的平均價格;(四)被侵權商品的市場中間價格;(五)侵權人因侵權所產生的營業收入;(六)其他能夠合理計算侵權商品價值的因素。因此,違法經營額既包括已經銷售的侵權產品的經營額,也包括尚未銷售的侵權產品的經營額。本案中,浦東新區知識產權局對特威茶公司已銷售的侵權商品價值,按照實際銷售價格計算。對未銷售的侵權商品價值,按照查清侵權商品實際銷售的平均價格計算,符合上述規定。關于特威茶公司提出其具有應當、可以免除、從輕或者減輕行政處罰的情形的意見,原審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2017年修正)第二十七條規定:“當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依法從輕或者減輕行政處罰:(一)主動消除或者減輕違法行為危害后果的;(二)受他人脅迫有違法行為的;(三)配合行政機關查處違法行為有立功表現的;(四)其他依法從輕或者減輕行政處罰的。違法行為輕微并及時糾正,沒有造成危害后果的,不予行政處罰?!北景钢?,雖然特威茶公司能夠配合浦東知識產權局的調查,但特威茶公司的商標侵權行為已經實施完畢,違法行為導致的后果已經發生,且在被立案后仍存在銷售行為,違法經營額較高,不屬于違法行為輕微的情形,不構成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行政處罰的條件,浦東知識產權局的處罰決定未違反法律規定。故對特威茶公司的上述意見,原審法院不予采納。


    綜上所述,浦東知識產權局的被訴行政處罰決定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符合法定程序,處罰結果并無不當,特威茶公司請求撤銷該行政處罰決定的訴請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原審法院不予支持。浦東新區政府提供的證據和依據足以證明其具有作出被訴復議決定的職權,所作復議決定合法,特威茶公司請求撤銷該復議決定的理由亦不能成立。據此,原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之規定,判決駁回特威茶公司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50元,由特威茶公司負擔。


    上訴人特威茶公司不服,上訴請求:撤銷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作出的(2021)滬0115行初399號行政判決;撤銷浦東知識產權局的浦知處字[2020]1520198343號《行政處罰決定書》、浦東新區政府浦府復決字(2020)第1010號《行政復議決定書》。事實和理由:一、上訴人的行為并未構成侵犯“龍井茶”注冊商標權,涉案《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上訴人構成商標侵權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原審判決對此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一)進口中文標簽貼附行為并非上訴人的行為,該中文標簽貼附行為發生在入境前,不應認定為上訴人在中國境內實施的行為,被上訴人對此認定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1.涉案《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上訴人要求上海旭暮公司將“盛璽龍井茶”“龍井茶”的中文標簽貼附在相關茶葉包裝上,并無充分證據;《行政處罰決定書》已經認定上海旭暮公司實施了產品中文標簽的貼附行為,因此該行為的實施人為上海旭暮公司,并非上訴人。該產品的生產商為新加坡公司TWG公司,上訴人是受TWG公司委托代為銷售該產品,即使上訴人的工作人員有告知上海旭暮公司關于貼附的中文標識的內容,也是轉述TWG公司告知的內容,上訴人本身并非該產品的生產者,因此并不能獨立指示上海旭暮公司違背TWG公司的意愿而啟用新的標識,因TWG公司告知該茶產品具有合法的采購途徑,生產原料為龍井茶,因此上訴人告知上海旭暮公司真實信息,并無任何侵犯“龍井茶”商標的故意或過失。2.中文標識的貼附行為并非商標法意義上的“使用”行為,并不構成商標侵權,且即使認定“盛璽龍井茶”“龍井茶”的中文標識貼附行為構成商標侵權,因該貼附行為發生在產品報關入境之前,由于自貿區的特殊地位及其法律適用情況,因此自貿區入關之前發生的行為應屬于不能直接適用中國商標法管轄發生的行為,被上訴人對此并無管轄權,被上訴人以此認定上訴人因此實施了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并進行行政處罰,顯然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缎姓幜P決定書》認定中國境內發生的行為都應受我國商標法所約束,顯然是對法律的錯誤理解和適用,對于自貿區等特殊區域,顯然應區分不同的情形以判斷相關法律的管轄、適用情況。(二)“盛璽龍井茶”“龍井茶”中文標簽貼附并非區分商品來源,不構成商標法意義上的“商標使用”行為,《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中文標簽貼附行為構成商標侵權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進口產品的中文標注形式并無強制性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產品質量法》中對產品標識的規定僅要求“有中文標明的產品名稱、生產廠廠名和廠址”,因此“盛璽龍井茶”“龍井茶”的標識僅僅是按照TWG公司的外文產品名稱“GRANDLUNGCHING TEA”以及根據TWG公司的告知其原料具有“龍井茶”,且原料具有合法來源的產品名稱音譯,并未作為標識產品來源使用,也未產生標識產品來源的效果,因此不能認定中文標識的貼附行為是商標使用行為,從而并不侵犯“龍井茶”注冊商標權。況且對于“龍井茶”中文標簽的貼附,顯然是由于將其作為含有龍井茶原料的一種綠茶的產品通用名稱來使用,并非是為了標識產品來源也未產生標識產品來源的作用。由于TWG公司經營的一般為混合茶,“龍井茶”系TWG公司認為主要原料為龍井茶的綠茶的通用名稱,且TWG公司擁有自己公司的多種類別茶葉和“TWG”“特威”等多個品牌,并非以龍井茶為主要產品,其明顯為善意的通用產品名稱標注,產品原包裝上TWG公司的商標標識明顯,中文標簽并非顯著區分商品的標識,相關公眾的注意和認知程度較低,并不會造成相關公眾的誤認。(三)上訴人提供的證據表明上訴人進口的產品具有合法來源,且經過龍井茶證明商標的合法授權,《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上訴人銷售的產品未獲得“龍井茶”注冊商標權利人的授權,事實依據不足。二、《行政處罰決定書》對上訴人處以行政罰款的行政行為不具有合法性,且金額過高不具備合理性,一審判決對此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一)上訴人行為不構成商標侵權,不應被行政處罰。(二)上訴人的產品銷售行為不應被處以行政罰款。即使認定上訴人的行為構成商標侵權,也只能是上訴人的產品銷售行為構成商標侵權,根據國家知識產權局2020年6月15日頒布實施的《商標侵權判斷標準》[國知發保字(2020)23號]第二十九條規定:“涉嫌侵權人屬于商標法第六十條第二款規定的銷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的,對其侵權商品責令停止銷售,對供貨商立案查處或者將案件線索移送具有管轄權的商標執法相關部門查處。對責令停止銷售的侵權商品,侵權人再次銷售的,應當依法查處?!备鶕鲜鲆幎ńY合商標法第六十四條第二款“銷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能證明該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說明提供者的,不承擔賠償責任”的相關法律規定,上訴人的行政處罰不應為行政罰款,《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應給予上訴人行政罰款的行政處罰不具有和理性。(三)即使認定上訴人的行為構成商標侵權,處以545,273.06元的行政罰款的處罰過重,沒有法律依據且不具有合理性。上訴人并非惡意攀附知名注冊商標,并未給注冊商標權利人造成損害,且其部分產品并未銷售,部分產品的銷售行為系其子公司行為,并非自身行為,并且《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的銷售金額僅為12萬多元,《行政處罰決定書》將尚未銷售被沒收的產品價值也認定為違法經營數額,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上訴人的“龍井茶”中文標簽貼附行為,顯然應屬于“違法行為輕微并及時糾正”“共同違法行為中起次要或者輔助作用的行為”,《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沒收上訴人侵權財物,且按兩倍違法經營額罰款,并未充分考慮上訴人應當、可以免除、從輕、減輕行政處罰的情況,顯然是事實不清,適用法律不當。綜上,請求判如所請。


    被上訴人浦東知識產權局辯稱:浦東知識產權局有權對浦東新區范圍內違反商標方面法律、法規、規章的違法行為作出行政處罰。浦東知識產權局對上訴人作出的行政處罰程序合法,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鑿充分,適用法律法規準確,處罰裁量合法合理。原審判決事實認定清楚,法律適用正確。請求駁回上訴人的上訴請求,維持原判。


    被上訴人浦東新區政府辯稱:浦東新區政府在依法受理復議申請后,在法定期限內作出了復議決定并予以送達,復議程序合法,請求駁回上訴人的訴請。


    原審第三人浙江省農業技術推廣中心述稱:原審第三人系涉案商標的注冊人,依法對涉案商標進行管理,涉案商標的使用必須遵守相應使用管理規則。上訴人未經原審第三人許可,在茶葉包裝上貼附涉案標簽,將與涉案商標相近似的標識作為商品名稱或商品裝潢使用,導致相關公眾對被訴產品的原產地和特定品質產生混淆,屬于商標性使用,侵害了原審第三人的商標專用權。上訴人關于合法來源的主張不能成立。被上訴人浦東知識產權局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以及浦東新區政府作出的行政復議決定合法合理。


    根據當事人的訴辯意見,對于本案的爭議焦點,二審法院評述如下:


    一、本案被訴行為是否系由上訴人實施


    上訴人認為,其工作人員要求上海旭慕公司在被訴侵權商品上貼附了帶有“盛璽龍井茶”“龍井茶”的標識,但該行為系根據TWG公司的要求實施,上訴人主觀上并無商標侵權的故意或過失。二審法院認為,上訴人確認被訴侵權行為系由其要求上海旭慕公司實施,但并未提供證據證明該行為系基于TWG公司的要求,即使上訴人所言屬實,亦不影響其作為被訴侵權行為實施者的認定。因此,對于上訴人的相關上訴理由,二審法院不予采納。


    二、被訴行為是否構成商標侵權


    上訴人認為,被訴侵權商品上貼附“盛璽龍井茶”“龍井茶”標識的行為發生在產品報關入境之前,自貿區入關之前發生的行為不能適用我國商標法。二審法院認為,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是在我國境內設立的區域性經濟特區,其仍屬于我國司法管轄的范圍,上訴人稱在該區域內發生的行為不適用我國商標法缺乏法律依據,二審法院對其辯稱意見不予采納。


    上訴人認為,“龍井茶”是一種綠茶的通用名稱,被訴侵權商品上貼附帶有龍井茶字樣的標識系為表明商品的原料,其目的并非為區分商品來源,不構成商標法意義上商標使用行為。二審法院認為,上訴人就“龍井茶”構成通用名稱的辯稱理由明顯不足,對于其相應主張,二審法院不予支持?!褒埦琛弊鳛榈乩順酥咀C明商標,其具有標識商品原產地的功能,以表明因原產地的自然條件、工藝、制作方法等因素決定的商品具有特定品質。本案中,上訴人并未充分舉證證明其商品來源于涉案證明商標要求的種植地域范圍,其使用被訴侵權標識容易使相關公眾對商品的原產地等特定品質產生誤認,該行為構成商標侵權。一審法院的相關認定并無不當,二審法院予以維持。


    三、被訴行政處罰行為是否合法、合理


    如前所述,上訴人的行為構成侵權,行政機關責令其立即停止侵權行為,沒收相應的侵權產品并進行罰款于法有據。上訴人認為,行政機關的罰款數額過高,缺乏合理性。對此,二審法院認為,上訴人并非僅實施了銷售侵權商品的行為,其還存在未經許可使用他人注冊商標的行為,且上訴人銷售侵權產品的數量較多,金額較大,行政機關根據其違法經營數額,以及侵權行為的性質和情節等因素,所作出的罰款金額尚屬合理,二審法院予以確認。


    綜上,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法律適用正確,裁判結果并無不當,二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商標受讓者也不能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響的字號
    “龍井茶”商標行政處罰及行政復議案——特威茶餐飲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與上海市浦東新區知識產權局、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政府行政處罰及行政復議糾紛案
    長按圖片保存/分享

    商標免費查詢

    • 商標名稱 *

    • 聯系電話 *

    • 聯系人 *

    • 提交

    經典案例

    案例評析

    著名商標

    新聞資訊

    國內資訊

    國際資訊

    關注我們的公眾號

    電話:0756-2622302、2622123、2622124、2622125、2622126、2622127、2622298

    地址:珠海市香洲區人民東路125號工商大廈1501、1502室

    Copyright@珠海市恒益商標事務所(普通合伙)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70033號〗 技術支持:創一網絡
    客服中心
    熱線電話
    2622302
    上班時間
    周一到周五
    二維碼
    添加微信好友,詳細了解產品
    使用企業微信
    “掃一掃”加入群聊
    復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詳細了解產品
    我知道了
    欧美日韩一区二区乱码_欧美一区不卡_国产黄色视频免费_欧美日韩一区二区
  • <b id="ld298"><small id="ld298"><optgroup id="ld298"></optgroup></small></b>

    <b id="ld298"><small id="ld298"></small></b>
  • <b id="ld298"></b>
  • <tt id="ld298"><tbody id="ld298"></tbody></tt>
  • <u id="ld298"></u>
  • <u id="ld298"><small id="ld298"><meter id="ld298"></meter></small></u>

  • <u id="ld298"><small id="ld298"></small></u>